官方热线谨防假冒

025-57795612

您当前位置主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鉴定知识

方寸之石 纳数十字于上

信息来源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20-4-8 13:53:46 浏览量:次
多字印创作的成败与否,一是章法布局,二是刀法功力。凡实践过多字印的篆刻家,无不把章法布局放在首位。想想看,方寸之石,纳数十字于上,如不殚精竭虑地构思章法,运用疏密、呼应、留红布白、虚实相间等手法,是无法达到整体贯通、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。正如清金石家郑文焯所…

多字印创作的成败与否,一是章法布局,二是刀法功力。凡实践过多字印的篆刻家,无不把章法布局放在首位。

想想看,方寸之石,纳数十字于上,如不殚精竭虑地构思章法,运用疏密、呼应、留红布白、虚实相间等手法,是无法达到整体贯通、和谐统一的艺术效果。

正如清金石家郑文焯所赞叹的:“三四分经围之石,而刻至九字,仍具汉章峻茂浑涵之度,可谓奇绝。”

总结先贤的经验,可把多字印构图和镌刻法则概括为:整体贯通,疏密匀朗,虚实相间,刀法精美。

一 整体贯通

整体感在大印章构图中的表现,是以构图内部之间的互相呼应方式体现出来的,而这种呼应又往往以潜在的、含蓄的、气息贯通的方式进行着。

以赵之谦“二金蝶堂双钩两汉刻石之记”多字印分析,三行以上多字印构图,一般竖式比较明显,因此上下之间容易贯通,但横向间贯通一气不能忽视。

此印在充分发挥竖式的同时,横向间的平齐呼应是成功的主要因素。要达到整体贯通,必须在谋篇时,如古战场上将军布兵列阵一般,做到上下左右进退照应,互为呼应之势,方能取得气息贯通的效果。

二 疏密匀朗

篆刻大家邓石如是处理多字印疏密关系的圣手,其精典多字诗词印“江流有声,断岸千尺”据该边款所记:“一顽石耳,癸卯菊月,客京口,寓楼无事,秋多淑怀,命童子置火具安斯石于洪炉,顷之取出,幻如赤壁之图,恍若见苏髯先生泛于苍茫煙水间。噫,化工之巧也如斯夫,兰泉居士吾友也,节赤壁八字篆于石赠之。”

邓翁这种从烘烤印石后意外获得的赤壁图幻化景界,的确奇特。但不排除由图所看到的苍茫煙水、疏密天成的艺术效果而获得灵感,依他深厚的书法功力,奏刀上石,一挥而就,遂成千古绝唱。

邓石如在书法创作上提出“字划疏处可使走马,密处不使透风”的章法理论,此印正可说是这种美学观念在篆刻中的生动体现。“流”、“断”二字以密衬疏;“江”与“岸”、“千”、“尺”三字呼应,笔势开张,大片留白正好与“断”字相呼应与“流”、“有”、“声”形成了鲜明的对比,是疏密关系处理恰到好处的典范之作。

正如韩天衡先生评价邓氏此印道:“在一印之中,挑逗起惊心动魄的疏密关系矛盾,又能把它处理得协调统一,换言之,即把不可调和的疏密矛盾容纳于一印之中而处理得疏密相间,一无矛盾,造难解难,不着气力而气足神定,如此,方显出金刚手段,英雄本色,邓氏次作,当之无愧。”

三 虚实相间

在篆刻章法上,很可能把虚实与疏密混为一谈,实际上是有区别的,有时是互为映衬的。虚实指线条实体与空白间隙的分布,如线条的光或糙、连与断以及印面的规整与残破之间的关系;而疏密仅指分行布局之间的具体方法。

一是线条在印面上不匀称、不规则的变化,造成一种视觉上的冲击。

二是线条粗细、连断上的对比。一般粗为实,细为虚;光者实,糙为虚;连者实,断者虚。这种反差对比,可增加线条的层次和美感。尤其在多字印创作中,字数越多,线条的美化处理尤为重要。多字印创作最忌杂乱无章,而怎样把不匀称不规则的字形运用虚实手法摆列协调,是多字印的关键。

三是规整与残破的关系。一般来说,规整为实,残损为虚。

试以吴昌硕“园丁生于梅洞长于竹洞”多字印为例来印证这一点。

印中大师充分运用了线条园中有方,方中有园的虚实变化,左上角“于”与右下角“于”呼应;“园”与“洞”、“洞”与“于”、“竹”、“长”的留红留白的疏密排列;字的线条与边框略微残破与个别字光整的对比;尤其界格在对笔划多无粗细之分的字的分割,使全印文字更趋合理。几乎虚与实的手法在此印中都得到了不同程度地体现,使整体章法效果和谐而饱满,蕴涵着极强的韵律节奏感。

四 书法美和刀法美

邓石如之所以多字印屡有精品之作,正在于其小篆书法的精湛,也与其“印从书出”理论相契合。正因其确立了书法审美理想而选准了篆刻风格的基本取向,而成为一代宗师,全得力于自己的书法成就。

尤其在他多字印的创作中,大多充分利用小篆线条及其字形的园势进行巧妙地让承穿插,字与字之间、行与行之间的疏密协调关系,且又字字分开,相对独立这些处理手法,来突出印面的整体性。这些高超技法全在于他几十年纯熟的书法功力,对线条处理的得心应手。

明程名世称:“图书之难,不难于刻,而难于篆,点划之中,尽态极妍,曲臻其妙。”

另如多字印大家徐三庚、陈巨来、王福庵,他们以细腻流畅,铁线匀称飘逸的刀功,开工稳一路多字印先河,俱是得自于刀法的精纯。刀法犹如绘画,有工笔和写意之分,工者,一丝不苟,精工细作;写意者,大刀挥洒,立马可待。

至于选择那种风格,天衡先生告诫道:“在工、写两大阵营里,工笔者要力戒呆板,力戒刻意求工,修葺过头;写意者要力戒刻意求放,不衫不履。”“用刀又不是孤立自闭的,它也具备相对的独立性,它只有与篆刻艺术的诸要素共融,才能显示出其不寻常的回味无穷的活力与魅力。”

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 广西快3